日本高清视频中文无码-免费观看日本无码视频-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视频


恶魔岛的使者-非礼卡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52sspp.com

                                                   先催眠一下大家! 投票开始出现看鬼片投票时,记得投【鬼影】                                    下面三个连结....随意吧,有心帮忙的就评个分!  
                                                【活动】《废柴特务》电影赠票活动            
                                  【活动】93军人节之连爷爷不阅兵要干嘛?!
                                                         【活动】女鬼哪有这幺正!?
                      「今晚有烟花耶,去看吧?」
                          10月1日,国庆,在街上听得最多的是这一句话。
                          由于今天是公众假期,繁忙的街道上塞满一对对蜜运中的癡男怨女,个个亲
                        热地手拖着手,卿卿我我,羡煞旁人。
                          当然,对于我这个活了25年但仍没有女朋友的单身汉来说,这无疑是相当
                        煞风境的场面。
                          为什幺?为什幺在人人欢天喜地的日子,我要孤伶伶的渡过,为什幺在人人
                        享受女友温柔的一刻,我却要独个饱受寒风的吹拂?
                          上天真是太不和平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要一个超正点的美女朋友,天天陪我玩个翻,用一双
                        丰盈的美乳夹着我的肉棒,樱桃小嘴亲吻坚硬的龟头,甚至连袋袋也贪婪地舔个
                        乾净,最后更让我一插到底,浓郁的精液都射进热暖的子宫内。
                          可惜,到现在这还是遥遥无期的空想。
                          「喂!」
                          就在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流连、口中喃喃咀咒世界不公平的一刻,肩膀被啪
                        的一声重重地拍了一下,同时一把清脆中带点娇柔,开朗中满载矜持,豪迈中不
                        失可爱,反正就是非常动听的声音叫住了我。
                          回头一看,是巧玲。
                          「一个人逛街呀?」巧玲笑笑对我说。
                          「是……是啊……」我搔一搔头说。
                          先来说明一下,巧玲是我公司中最漂亮的同事,不单生得一副清秀可爱的脸
                        孔,而且连身材亦非常出众,是公司内一众男同事的性幻想对象,我亦为她打了
                        不少次轰轰烈烈的手枪。
                          我从上至下细看一遍面前这位小美人,哗∼真的不得了,可能因为不用上班
                        的关係,巧玲没平日穿得密实,只见上身是一件耀目的开胸小可爱,粉颈之下一
                        片又白又嫩的细滑乳肉,衣服几乎包裹不住的丰满胸脯又圆又挺,和其天使般的
                        可爱面容不成正比。
                          好……好引人的波波……
                          「对了,今晚在维多利亚公园有烟花呀,阿进你会不会去看?」在我色迷迷
                        地视奸位胸脯伟大的女同事之际,完全感觉不到危机的女孩兴致勃勃的问我。
                          什幺?你这是邀约我吗?天∼邱比特之箭终于射到我的身上来了。
                          「会!这幺重要而又有意义的节目,我当然会去看!」我坚定的说。
                          本来我真的对烟花这种小孩子玩意半点兴趣都没有,但在大美人的邀请下,
                        当然不会推辞。
                          「是吗?我也约了男友去看,希望可以碰到你啰∼byebye∼」
                          说完一句再见,巧玲便彷彿完全没在意我已经变成表情僵硬、任由冷风吹向
                        面的石像,含笑的向我挥一挥手后,便若无其事的继续和同行的女伴边聊边走。
                          什幺?原来刚才只是随便说的客套话吗?你根本完全没有约会我的意思?
                          对了,我是什幺人呢,怎会得到公司最漂亮的女生的垂青,阿进,清醒一点
                        吧……
                          「哈……」我苦笑一下,无奈地接受这个残酷而又非常合情合理的现实,继
                        续踏上孤寂的街道。
                          唉……什幺时候才会有美女陪我看烟花,然后上床……
                          不过,巧玲的胸真的好大哦,可以给我摸一下就好了,一定爽死……
                          如果我是她的男朋友,就可以天天摸……
                          我想今晚巧玲的男朋友在看烟花后,一定会把巧玲带回家,首先脱光她的衣
                        服,然后玩弄她软滑的胸脯,再抚摸下面那柔顺的阴毛,接下来用肉棒贯穿她的
                        鲜嫩小穴……
                          「呀呀∼∼好舒服呀∼∼呀呀∼∼用力一点∼∼」
                          巧玲的声线那样甜美,相信叫床一定很好听∼
                          恶∼∼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在我要独个孤单的打手枪的同时,其他男生可以
                        这样爽。
                          我要求不高,只要摸一下巧玲的巨乳,就心满意足的了。
                          算了算了,不要说巧玲,就是任何女人的胸都可以,看∼迎面而来这个女生
                        的胸部也不错呀,好想摸一下。
                          女人呀女人呀∼给我玩玩你们的波波吧∼∼
                          「呵呵∼你真是那幺想玩吗?」就在我心 充满着色欲和狂乱之际,彷彿是
                        上天感到这个处男的悲怨,继巧玲后,另一把略带磁性的娇美声线从背后响起。
                          「又是谁?」回头一看,面前的是一个身穿彷似沙滩泳装的黑色贴身皮衣,
                        腰间系一条银红的带子,双手和两腿都穿上同一皮革制的手套和长靴子的少女。
                          少女的容貌还算得上漂亮,不过眉宇间就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邪气。
                          「先生你好∼」这个头上染着一头红发的少女面带笑意,满有礼貌地向我鞠
                        躬。
                          「你是……?」我可从来没认识这样的女生。
                          「我是由恶魔岛来的使者。」少女微微一笑自我介绍。
                          「恶幺岛的使者?恶魔岛。……是不是网上专门贴色文那个?」我有时候都
                        会看的啦。
                          少女摇一摇头:「当然不是,那些算是什幺恶魔,只不过是些死色鬼吧。而
                        我就是真真正正的恶魔,是由地狱的撒旦大王派遣过来的,名叫蜜儿,请多多指
                        教。」
                          「哦……那你来,是要取我的灵魂吗?」虽然很难解释,但这一刻我真的很
                        容易就相信了面前女子的说话,当然我不否认这可能是作者因为要赶吃晚饭而强
                        迫要我接受的安排。
                          「当然不是啰,我今天来人类世界是为着庆祝撒旦大王第1234位女儿的
                        诞生,同时要感谢你们人类长久以来对恶魔岛的爱顾和支持,所以特别来答谢你
                        们的呀。」
                          「答谢我们?」
                          「对!而先生你就是我下凡后第一个选中的幸运儿,真是太恭喜你了∼」
                          说着少女从双峰中间的乳沟取出一个小盒子, 面装着的是一张张类似扑克
                        牌的小卡片。
                          「这是恶魔卡!」少女亮出扑克,以带着自豪的语气向我介绍。
                          「恶魔卡?」
                          「对,恶魔卡共有9张,包含了人世一切淫秽的事物,分别有非礼卡、强暴
                        卡、乱伦卡、兽交卡、暴露卡、群交卡、淩辱卡、换妻卡、与及贱人卡。」
                          「这些卡……有什幺用途?」我好奇问道。
                          「呵呵∼用途就大了,只要拿着恶魔卡,你心中的欲念就可以尽情发洩,为
                        所欲为,没人可以制止你。」蜜儿以夸张的声线说。
                          「没有人可以制止我?你是说我可以随便非礼女人,强姦,甚至是和母亲乱
                        伦?」
                          这可真的是全世界男人的梦想啊。
                          少女笑笑地点头:「对,你可以做尽一切想做的事。」
                          「真的有这样神奇的事?」我犹豫地说。
                          「其实这是非常有科学逻辑的,恶魔卡本身含有一种中子性的放射能,放射
                        能在经过空气的混和后会放出量子性的磁场,磁场折射在人类眼球的水晶角膜又
                        会变成一个分子性的脑电波,脑电波经过。……」在恶魔女喋喋不休的解释着恶
                        魔卡的原理的同时,我叫停了她。
                          「够……够了,你以为本文的读者是谁呢?只是一群死色鬼呀,你说得那幺
                        深干幺?只要一句可以爽就够了嘛,最大问题是这张卡要怎样用?」我将与故事
                        无关的对白删除,问了最一针见血的问题。
                          「很简单,只要你把想干的对像写在卡上,然后向着要使用的对手,她就会
                        毫不反抗,任你做喜欢做的事。」
                          「是吗……但有没有什幺条件?例如是要把灵魂卖给你……」恶魔就是没这
                        样便宜的事啦。
                          少女又是摇头:「当然不用了,因为今次是答谢客户大行动,所以你是毋需
                        付出任何代价的,只要玩得开心就可以了。」
                          「真的有这种好事吗……」不会说玩完后其实是要坐牢的吧?
                          「不要想了,来,先抽一张。」少女像抽扑克牌一般,飞快地洗了手上的纸
                        牌一遍,然后把一张张的恶魔卡背向我。
                          「就这张吧……」我随意取出一张。
                          「哦∼是非礼卡∼不错耶。」恶魔女望望正面画着一个男人伸手摸女人屁股
                        的卡说。
                          「只是非礼吗……」抽不到可以真枪实弹做爱的强暴卡,我暗暗失望,不过
                        不是兽交卡其实也很好了。
                          「好了,那请你先在卡的正面写上对像的名字。」少女教我。
                          写名字吗……要写哪一个好?只得一次的机会,我一定要想清楚……
                          「巧玲!」就在这一剎那,巧玲那一弹一弹的胸脯如同灵光一现般在我脑中
                        闪过。
                          可以玩一下巧玲的胸部,真是太有价值了。
                          「决定了吗?那就写上去吧∼」少女笑盈盈的说。
                          等等……虽然巧玲是好,但如果有更大的,不会更好吗?始终是只有一次的
                        机会……
                          我问恶魔小姐:「我想问一下,如果我碰上一个对像,但不知道她的名字,
                        也都可以吗?」
                          少女点点头说:「当然可以,撒旦大王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你只要在这
                        写上地点和时间就没有女生可以反抗。」
                          「写上地点和时间?你即是说,複数的女生也可以?」我试探的问道。
                          「可以唷。」少女想也不想,理所当然的点头。
                          居然会是可以!那如果我写上一处有非常多女生聚集的地方,不就可以一次
                        摸好多好多女生的胸?
                          靠∼我真是……太天才了!(泪)
                          「连下面都可以摸的唷∼」少女补充。
                          什幺?连A片中打了马赛克的地方也可以?(又泪)
                          太……太好了……
                          神……应该是恶魔,我感谢你∼∼∼
                          「那……我要……」我满怀高兴,在非礼卡上写上心内的愿望,然后把卡递
                        给少女
                          「10月1日在维多利亚公园逛街的女生?」蜜儿一看,带点错愕的把我写
                        在卡上的字读了一遍,我些许面红,有点不好意思:「会不会……太贪心了?」
                          女孩温柔地笑了一笑,若无其事的说:「当然不会,贪心是人类的本质,愈
                        贪心才愈像一个人呀。不过你连这样都想到,还真是聪明呢∼」
                          噢∼这是称讚还是辱駡?
                          不过怎样也好,这实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把握!
                          波波呀波波∼今日一定要玩个饱(流口水)。
                          为了不要浪费时间,我和蜜儿立刻乘公车来到维多利亚公园,想清楚,还真
                        是太笨了。
                          如果我写2003年香港所有女生,甚至是21世纪地球的女性,範围不就
                        更大?不过刚才因为太过兴奋,一时间没想清楚。
                          算了,可以摸一天,其实都已经很好的了。
                          到达维园后,我急不及待的走到最多情侣逛的花园中心,不愧是假期,真是
                        好多女生哦∼(再泪)
                          「好啦,先生你可以开始享用你的礼物啦∼」恶魔女笑笑说。
                          「第一个目标是谁好呢……」
                          我兴奋地四处张望,反正这个又想玩,那个又想玩,就像是入了宝山的小海
                        盗,一时间也拿不定注意。
                          「随便找一个啰,反正你有的是时间∼」
                          咦?看清楚面前这个蜜儿虽然个子小小,不过身材亦不错哦,一对波波在皮
                        衣下露了一大半出来,两个白嫩的乳球呼之欲出。
                          不如就找你试试刀……
                          「我想问一下,你说撒旦大王的力量这样强大,即是所有女生都可以?」我
                        再次确认。
                          「是唷。」蜜儿完全不知道我的打算,以肯定的表情点一点头。
                          「那蜜儿你现在也在维园,是不是也……」
                          「哎∼我不行哎∼」蜜儿一听,立刻就明白我的意思,俏脸一红,连忙退后
                        两步,兼且用手掩着一对丰满的胸脯。
                          嘿嘿……太迟了∼
                          「但不是说在维多利亚公园 逛的女生都是的吗?那你是女生,现在又在这
                         ,论理上亦应该计算在内的啊。」我坚持着。
                          「哎,这的确是……你好坏哦,连人家都……」蜜儿满面羞涩的说。
                          「嘻嘻∼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耶,加上虽然你说可以随意非礼,但也不知道是
                        真是假嘛,万一给人找了上警局岂不是大件事?所以最好找你实践一下∼」我色
                        迷迷地说着。
                          「我没骗你的哎∼」蜜儿大呼冤枉,不过我也没心情跟她纠缠下去,二话不
                        说,把恶魔卡在其面前晃动两下,便一手抱着她的纤腰。
                          没有反抗,果然很有效哦∼
                          「嘿嘿∼」我淫笑一声,然后便一手压在她的一对乳房上。
                          呵∼好软∼渴望已久女人的波波终于到手了!!(感动得落泪)
                          「呀∼放开人家唷∼∼」蜜儿扭着身子,拼命想摆脱我,不过我当然不会放
                        手,两只禄山之掌捉着一对浑圆的肉球又扭又揉,过瘾非常。
                          正啊正啊∼^^
                          「先、先生不要……」恶魔女被我狠劲的抚胸玩弄,登时全身发软,看来她
                        本身对这个亦没什幺经验,多摸几下,已经忍不住呀呀的淫叫连连。
                          「呵呵∼」我玩得兴起,索性变本加厉用力把她的黑衣都拉下,直接抚弄其
                        嫩滑得有如雪肤凝脂的乳房。
                          女人的胸,原来真是这样柔软的唷,又滑溜溜又满弹手的,好正啊∼
                          「呀呀∼先生不要∼」蜜儿气喘嘘嘘的,整个身子无力地半跪地上,只是呜
                        呼的向我求饶。
                          「好可爱的小樱桃啊∼」两粒粉红色的小乳头在我的抚弄下早已显得涨硬非
                        常,我拼命地搓揉蜜儿嫣红的尖峰之处,每用指缝把乳头轻夹一下,女孩小嘴就
                        会发出一声不情不愿的闷叫,好玩非常。
                          「先生……求你……这儿还有很多女生啊……不要弄我……」在我忍不住用
                        嘴含着樱桃的同时,蜜儿再次哀求我。
                          对,的确还有很多任我玩,看在你是带给我这次幸运的女神,就放过你吧。
                          「好吧,不过待会我要再摸你的啊。」放过蜜儿后,我补充说。
                          「嗯……」恶魔女知道反抗不了我,只有满面通红的嘟了一声,而我则暗想
                        待会一定要连她的小穴都玩个够。
                          张眼望一望四周,刚才这样当街非礼女生都没人注意到我们,看来这张非礼
                        卡的功效真是十分神奇啊。
                          「你好好的开心啰∼」蜜儿把衣服拉好,哼着嘴说。
                          「我当然会∼」哈哈∼看来恶魔女有点后悔找错人了。
                          经过相当满意的实验后,我的信心加强了很多,看到迎面而来的一对情侣,
                        咦那个女生挺嫩啊。
                          就由这个开始吧!
                          「先生。」我走上前去,礼貌的向两人打招呼。
                          「什幺事?」看到陌生人搭讪,小情侣奇怪的问道。
                          「没有,我只是想摸摸你女友的奶奶。」我嘻皮笑脸的说。
                          「什幺?你敢调戏我女友?」男人听到我要非礼他的女友勃然大怒,挥拳就
                        想打过来。
                          「嘿嘿∼」我不慌不忙,神态自若的亮起非礼卡,只见金光一闪,男人的脸
                        容顿时由兇神恶煞变为友善非常:「慢用慢用。」
                          「呵呵,来看烟花吗?的确是很浪漫……」我大模施样的搭着女孩肩膀,然
                        后一手便伸进她的胸罩内,直捣黄龙。
                          正正∼虽然女孩的乳房不是太大,但弹性超好啊。
                          「先生,你女友的胸脯不错嘛∼」我笑嘻嘻的说。
                          「是吗?」男人面红红的说:「不好意思,我们才拍拖不久,还没玩过…」
                          「哦∼原来给我喝了头啖汤吗?哈哈∼不好意思。不过你女友的波波真是不
                        错,你不妨继续跟她交往∼」我一面玩着连别人男友都没玩过的乳房说。
                          「谢谢。」男人看到我把他的女友玩得气喘连连,连两颗小乳头都曝了光,
                        双眼几乎要发白了。
                          「噢∼没有玩过可能还是处女呢?」想到这 我便立刻掀高女孩的裙子,然
                        后彷如鲤跃龙门,右手一口气伸进小裤裤的中间。
                          噢∼摸到的是一片软绵绵的毛髮,这就是女生的阴毛了吗?真是太好了。
                          (四度落泪)
                          「嗄嗄……不要那幺大力……人家没给人摸过。……」女生满面红潮,屁股
                        不断摇摆作想摆脱状,可在恶魔卡的力量下又反抗不了,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小姐你说不要,但我好像摸到一点湿湿的啊∼」我学着色文中那些强暴女
                        生的坏人,以奸滑的语气淫笑着说。
                          「哎……没有……人家没湿……呀呀……」女生拼命摇头。
                          「是吗?但我明明摸到湿了啊,不如脱下来看一看吧?」
                          「呀……不要……不要脱……」女孩大惊嚷着说。
                          「你以为你可以反对吗?」我淫笑一声,再次亮一亮非礼卡,女孩顿时四肢
                        无力,连最后反抗的力量也没有了。
                          嘿嘿,果然是超神奇的卡耶∼
                          「要不要看看女友的小穴?」我玩得高兴,回头笑问一直在后面呆看、但又
                        不敢说半句话的男友。
                          「我都可以看吗?」女生的男友受宠若惊。
                          「哈哈∼看今天心情好,给你一点好处吧∼」我露出得意的神色,笑淫淫的
                        吻了女孩的乳头两下,然后一手把那条纯白色丝质的小内裤拉下,让整片成倒三
                        角的阴毛和湿湿的小穴都暴露在大家面前,女孩面上虽是一阵羞得想哭的表情,
                        但又只可以默默地接受我的淩辱。
                          「看∼这就是你女友的美穴了∼不错不错∼」我们两人一起欣赏着。
                          「噢∼真的好漂亮……」男人看得癡了。
                          「让我试一试是不是处女∼」我老实不客气,伸手摸摸女孩的小穴,接着把
                        两片紧闭的阴唇翻开:「哗∼好窄的小穴,看来你的女友是处女哩?」
                          「是吗?那太好了∼」男人感觉得想哭。
                          「哈哈∼再证实一下吧∼」我愈玩愈开心,甚至把中指头都挖进充满着粘粘
                        春水的小穴 。
                          「哎!」女生发出一声娇纵的悲呜,全身抖震两下,看来是一种又痛又痒的
                        样子。
                          你的处女膜不会就这样给我插穿了吧?哈哈∼
                          「啊啊∼」男人看到心爱的女友被外人这样刺激的玩着下体,鸡鸡早以硬得
                        可以,过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脱下裤子,当街打起手枪来。
                          在人来人往的公园 做这种事,真是好一个淫蕩的画面啊∼
                          「先生啊,你是不能插进去的啦,这张只是非礼卡,插进去了就会变成强姦
                        啦∼」蜜儿提醒我。
                          「知道啦知道啦,只是再挖一下嘛,不要那幺计较吧?」我不耐烦的嚷着,
                        而且手指更加快挖弄小穴的速度。
                          「哎…哎……先生不要……人家受不了啦……」女孩双眼满是晶莹的泪光,
                        羞涩和快感同时从私密的地方如澎湃的潮浪般急涌上来,配上几声呻吟,形成一
                        幅诱人的贞女受辱图。
                          其实这个时候我都很硬了,可惜这张不是强姦卡,不然一定要好好插一记。
                          不如打手枪吧?不,这还是第一个啊,怎能够就此投降?作为处男的我为了
                        完成这个人生唯一一次的『大业』,死命地忍耐着。
                          半小时后,虽然仍有点不捨得,但想着还有超多的女生要玩,也不应耽误在
                        此,连女孩屁眼都玩了一顿后,便把两人放走。
                          十分神奇地,当这对小情侣穿回衣服后,就好像完全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
                        一面傻呼呼的。
                          「阿志我好像有点奇怪……」女孩夹紧大腿,满面羞红的说。
                          「我也是啊……好像有点爽……」男人摸着后脑说。
                          你刚才打了一发手枪嘛∼哈哈∼
                          看到两人一拐一拐的离开后,我兴奋的向蜜儿说:「真是太好玩了!」
                          「你开心就好啦∼」恶魔女面上亦是露着满意的笑容。
                          接下来,我一口气玩了4个女高中生、5个OL和8个人妻,真是爽透了。
                          一个从来没看过女人的男生居然一天玩了这幺多,也真的是好像太奢侈了一
                        点。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真正好玩的在前面。
                          迎面而来的,是和男友手牵手的巧玲。
                          嘿嘿……
                          「咦?阿进你也来看烟花吗?」拖着男友手腕的巧玲心情大好,我笑靥满
                        盈的跟我打招呼。
                          「是啊。」虽然经过刚才的『实验』,我对女生的身体已经有一定熟悉,
                        但此刻碰上梦寐以求的女神,心脏仍不免碰碰的乱跳着。
                          想起来从第一天碰到这小妮子开始,我就日日夜夜想玩她的胸脯很久了,
                        想不到真的有可以得尝所愿的一天。
                          实在是太感动了∼∼
                          「这位是阿进的女朋友吗?很可爱啊∼」巧玲看到跟在我后面的蜜儿,作
                        出一个调侃的表情说。
                          我望一望身边的女孩,的确蜜儿亦是一个超棒的女生,但说到底都是一只
                        恶魔女呀,拿来玩玩没关係,但当女朋友嘛,就不必了。
                          我瞧一瞧巧玲的男友,哗很健壮的样子啊,手臂肌肉比我大腿还粗,一拳
                        怕可以取我小命,如果不是有非礼卡,我真是天大胆子也不敢碰巧玲。
                          不过今日嘛,嘿嘿∼
                          我眯起双眼,直视巧玲胸前的一片雪肌,吞一吞口水,鸡鸡也禁不住涨硬
                        起来。
                          闲话休提∼Show Time∼∼
                          跟刚才一样,我从口袋亮出非礼卡,巧玲一看,温柔的眼眸即时闪出异样
                        的神彩。
                          呵呵∼这真是一件宝物。
                          「巧玲啊...」我走到女同事的身边,在她耳边小声说。
                          「什幺事...」巧玲的语气有点迷糊。
                          「我想...摸一摸妳的波波,可以吗?」虽然明知是可以的,但我仍是
                        问了这个问题,毕竟是天天见面的同事呀,总有点不好意思。
                          「不行啊∼人家的胸...怎可以...」巧玲满面羞涩,急忙以手掩胸
                        ,后退两步。
                          咦?怎幺会...反抗的?
                          我莫明奇妙的望一望蜜儿,恶魔女笑笑说:「都说是非礼嘛,当然是要对
                        方不愿意才好玩,我知道这位是你的梦中情人,所以特别加了一点难度,会好
                        玩一点嘛∼」
                          噢∼是这样吗?真是太体贴的恶魔了∼
                          非礼的奥义,就是要受害人在不愿意的情况下才最有快感,这的确是十分
                        有道理的啊。
                          在蜜儿的解释后,我放心地走到巧玲身边,预备好好地玩她一玩。
                          「巧玲啊,妳的波波那幺大,我真是很想摸一摸∼」我举起两手,作出一
                        个捏弄乳房的动作。
                          「贱格!」巧玲大怒,不分由说就一掌拍过来,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硬
                        生生受了一把掌。
                          噁∼的确很有真实感耶∼
                          不过虽然巧玲是如此反抗,但看到站在一旁的男朋友不作一声,我就知道
                        非礼卡并没有失去功效。
                          「好啦∼好好的问妳妳不肯,我就强来啰∼」我作出一个淫贼的表情,两
                        手亦击出一招『双龙出海』,巧玲大惊下想躲到男友身后,怎料男友竟捉住了
                        她的小手。
                          「玲,人家赏面要玩妳的胸,是代表看得起妳,不要这样子嘛∼」男友表
                        情严肃的说。
                          「阿雄...你说什幺?」巧玲似乎不相信男友会说出这样的话,眼圈一
                        眼,声线半抖的说。
                          呵呵∼果然是有意外惊喜啊。
                          此情此境,再蠢的淫虫也知道怎样做了吧?我双手伸前,立刻就摸到两个
                        浑圆的肉球。
                          呀呀∼多年心愿,终于...
                          看到我一手就爬在自己胸脯,巧玲又羞又怒,加上男友竟然帮助他人非礼
                        自己,眼泪哗不由得啦啦的在眼眶滚动不己。
                          「哈哈∼小淫娃,这有什幺好出奇的,你生得一对大胸脯,以为公司其他
                        的男同事就不想好好地玩一顿了吗?只不过大家没我好运气罢了∼」我奸狡笑
                        道。
                          「阿进...你...」巧玲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身体不断向左右蠕动
                        想摆脱我的抚摸,可我当然不会就範,而且更呼唤她的男朋友更进一步。
                          「喂∼妳女朋友不听话耶,替我把她按在上!」
                          「哦...」在非礼卡的威力下,捉住巧玲双臂的男朋友果然十分听话地
                        把女友牢牢的按在地上,而我就蹲在她的身前,开始一粒一粒的解开她上衣的
                        钮釦。
                          嘿嘿∼这已经完全变成『淩(必-)女友』的情节了。
                          「不要...」巧玲羞得哭了,但愈是看到她流泪和反抗,我燃烧的快感
                        就愈旺盛,难怪这幺多人爱看欺压女生的文,原来真是挺有快感的。
                          一粒...二粒...我像打开最美丽的礼物,一点一点的把女孩的衣服
                        褪下,直至露出一个粉红色的花边胸罩时,那一阵迷人的乳香更是扑鼻而至,
                        叫人神晕心蕩。
                          好正啊...
                         
                          「不要看...我求你...」虽然明知没用,但巧玲仍是非常传统地,
                        像色文中那些被姦前的女主角一般,尽最大努力去求情。
                          靠∼如果求情是有用的,那版主开版来干什幺?
                          「明明是最好的东西,为什幺不要看呢?」我笑了一笑,然后伸手往巧玲
                        背脊一挑,扣子一鬆,整个胸罩便像被一双豪乳顶起一样,有破甲而出之势。
                          正∼好一双浑圆的肉球!
                          其实在刚刚才玩完十多对乳房后,巧玲的波波并不算太突出,不过因为期
                        待已久加上又是认识的关係,那种说不出的兴奋令我觉得份外好玩,我双掌一
                        压,好好地感受一下乳房的丰硕。
                          巧玲的乳房大慨有36D吧?手感方面的确是没话说的了,而且一对乳豆
                        的颜色甚浅,外乳晕甚至有点接近肉色,多摸两下,我已经按捺不住,伸嘴去
                        一尝鸡头嫩肉的美味。
                          噢∼正啊∼
                          「不要...求你...」在男友面前被别的男生吸食乳头,巧玲羞得痛
                        哭起来,眼泪不住地往脸庞流下。
                          「哈哈...哭也是没用啰∼」反正是当坏人,就让我坏到底吧!
                          巧玲的皮肤好软,好滑,彷如白玉般完美,我的手经过方才一轮的训练变
                        得熟练灵巧,手指从女孩腰间愈摸愈下,很快便到达那条薄薄的丝织内裤,用
                        力往三角地带一按,完全感觉到女孩阴部的形状。
                          巧玲的阴阜脂肪很发达,软绵绵的十分舒服,我吞一吞口水,伸手掀起内
                        裤往深处一摸,是一束柔滑非常的毛髮,哈哈∼就是纯情得如天使般的女生又
                        怎样了,下面还不一样是一片黑漆漆的阴毛。
                          「不要...」经过一轮白费气力的挣扎,巧玲都知道反抗是没用的了,
                        不过此刻私处受袭,仍是很自然地摆动两下一双雪白的大腿。
                          「哈哈∼如果这时候我答应妳,大家不就没戏看?不行不行∼」我乾笑两
                        声,然后便索性把整条小内裤撕下。
                          「好正的阴户啊∼」撕下女孩内裤这种刺激的玩意,绝对是每个男人梦寐
                        以求的最高游戏。
                          「不要看...」巧玲拼命想夹起大腿,但被我两双手按住,换下来我更
                        将两条白嫩的大腿向两旁分开,一条粉红色的漂亮肉缝便完全的展现眼前。
                          好美...巧玲的阴毛算得上是浓密,但都只生长在阴阜之上,阴唇的两
                        旁没半条多余的毛毛,显得乾净非常,两片阴唇紧紧闭起,中间现出一条反光
                        的露水,诱惑无比。
                         
                          「巧玲妳的小穴好漂亮唷∼」我伸手指往阴唇中间一划,整只指头便立刻
                        感到一片湿滑。
                          小妮子,口说不想,还不是湿了?
                          「呜呜...」巧玲受到这般的淩辱,忍不住放声大哭,而我可以一睹梦
                        中情人的最秘密之地,鸡鸡亦早已硬得可以。
                          好想插呀∼∼∼
                          「呜∼」受到如此美穴的引诱,我终于忍不住袋袋内千军万马的严重抗议
                        ,快手快脚地解开下身的束缚,把一条经已硬得发紫的阳具露了出来。
                          「哎∼先生你是不可以插的呀∼」蜜儿大惊地说。
                          「我知道∼但用口就不算强姦了吧?」我把鸡鸡伸到巧玲面前,命令她替
                        我含住。
                          「我不要∼」巧玲含泪摇头。
                          我警告她说:「妳给我吹了出来,我就放妳走,不然玩妳一个晚上,还要
                        把全部手指都插进去!」
                          「你真的...会放我...?」
                          「我虽然不是君子,但也总算是同事一场,不会骗妳啦。」看到梦中情人
                        惨兮兮的样子,我也有一点点心痛
                          「好吧...但你要叫作者,不会把这一段写出来...这幺羞人的事
                        ...我不要被看到...」
                          「不行,这是一篇色文!谁都知道色文色情的部份是全篇最重要的灵魂,
                        心地善良的作者当然不会如此不负责任,把重点一段跳去。」我大义凛然的说
                        。
                          「呜...」巧玲知道避不了,只好认命的低下头来,张开小嘴,老老实
                        实地把我的鸡鸡含住。
                          「噢∼好舒服...」当龟头被巧玲温暖的小嘴含住,我禁不住发出了感
                        动的呼声。
                          巧玲的口交技巧很好,把我爽得几乎飞上天上。
                          好骚的女生...被干的时候一定更风骚了。
                          不能干,看一下都是好嘛,我向正捉住巧玲的男友说:「你都很硬了吧?
                        来,干自己的女友给我看。」
                          「我...在这儿?」男友带点犹豫。
                          「当然了,来,快干!这样才是一篇负责任的色文嘛∼」
                          「嗯。」男友站起来脱下裤子,露出坚挺的阳具,然后一步步走向巧玲。
                                  
                        「嗄...嗄嗄...太爽了...」当我看到自己的精液从巧玲的樱桃
                        小嘴缓缓流出,身心都感到非常的满足,那一种征服感和成功感实在不是用笔
                        墨可以形容。
                          好爽∼刚才真是超淫乱的三人行画面,可能不能描写出来∼
                          人生,总是充满无奈。
                          在我射精后,巧玲男朋友的动作还是没有停下来,粗长的鸡鸡不断在窄小
                        的阴户抽插,每一下都插到最深最入。
                          「嗄嗄......」两人的喘气很急很猛,可能是因为在户外表演吧,
                        看来亦是份外兴奋。
                          「呀...呀...阿雄我不行了...」巧玲被插得连小腿都挂在男友
                        的肩上,呻吟声愈叫愈快,似乎是到达了高潮。
                          「呜呜...巧玲...我要射了...」几下激动的挺进后,巧玲男友
                        的动作亦开始缓慢下来,相信已经把浓精都射进女友的子宫内。
                          看一看,拔出的鸡鸡沾满透明的淫水,闪闪生光,而巧玲的小穴被劲插完
                        后,两片肉唇微微张开,连当中的粉红嫩肉亦暴露了出来,煞是诱人。
                          好想插啊...
                          我低头一望,刚刚才射完精的鸡鸡已经又硬起来,这时候我有一种想不顾
                        一切插一下的冲动,可是望一望旁边的蜜儿,又怕做了会有恶果,毕竟这篇文
                        的作者是位女生,正所谓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她一定不会让男生这样爽
                        的啊,大慨会算尽各种方法来陷害我,例如是插了一下就说:「啊∼你犯规了
                        ,所以要一生当恶魔」云云,我是绝对不会上这种当的啦。
                          有人说男人在射精后会比较清醒,这句说话的确是十分有道理。
                          「嗄嗄...」在经过一轮激烈的性爱后,巧玲软瘫瘫地躺在草地上,神
                        情散漫,两眼微张,白色的精液分别由上下两洞流出,淫蕩非常。
                          「怎样了?还要不要再玩?」蜜儿笑眯眯的问我。
                          「不用了,放他们走吧...」我叹口气说。
                          两人穿好衣服后,巧玲和男友就像刚才被非礼的受害人一般,忘记了一切
                        发生过的事。
                          「阿雄...我们在做什幺了?」
                          「我都不知道啊...」
                          「怎幺...我嘴都是白色的...」
                          「是不是刚刚吃糖水没抹嘴了?」
                          「嗯...可能是吧...咦?」巧玲感到下体一阵凉快,低头一望,脸
                        红红的说:「怎幺连内裤都没有了...」
                          「妳在玩暴露自己吗?(汗)」
                          看着两人满面通红的离去,我的心情不禁有如波涛海浪,激荡不已。
                          「你为什幺会放她呢?」蜜儿奇怪的问我。
                          「唉...看到心爱的人活得幸福,是作为一个男人最快乐的事...」
                        我望着天空盛放的烟花,感慨的说。
                          巧玲...祝妳和男友...有幸福的人生...(含泪告别)
                          蜜儿看到我眼角充满泪光,安慰我说:「看不出...你对她是这样认真
                        的...」
                          「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方知情深...可以看到爱人得到幸福,我就别无
                        他求了...」我唏嘘的叹气。
                          「好感人唷...我看错你了,原来你不是普通的死色鬼...」
                          「当然了,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是普通的死色鬼...大家都是良善而仁
                        慈的好色鬼,看色文会给回应,打手枪会忏悔,甚至非礼女生都会内疚...」
                          「内疚?」
                          「嗯。」我点一点头,无奈的说:「内疚只能用手玩,而不可以用鸡巴去
                        满足那些可怜的女生...」
                          「的确...是很有志气的色鬼呢...」蜜儿情深款款的望着我说。
                          再见了...我心爱的女人,我的离别是有着重大意义的...虽然我是
                        如此的深爱着妳,虽然我的感情是这样的真诚无伪,但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任
                        务,就是要玩弄其他无辜的女性,所以不得不走(响起悲壮的背景音乐)。
                          虽然万分不捨,但总不能为一棵放弃一个森林的呀,作为一个勇于面对前
                        路的男子汉,我最终还是狠起心肠,孤身踏上告别的路途。
                          「好啦好啦∼不要伤感了∼继续爽啰∼呵呵∼」
                          接下来我继续努力,一口气非礼了20多个女生,其中有3个特别正点的
                        ,就更使我再次为她们献出了宝贵的精液,通通来了一个感人至深的颜射。
                          「嗄...嗄...好累...」
                          女人这种东西其实就像食物,虽然是很重要,但太多还是会厌的,就像吃
                        自座餐,开始的时候一定会拼命地吃,到后来才知道自己肚子的容量其实没有
                        眼睛来得大。
                          「好啦,玩够了∼」我摸摸经已空无一物的袋袋,以疲惫的声线向恶魔女
                        说。
                          一天玩了这幺多,可能对女生有恐惧症了。
                          「不行唷!」蜜儿理所当然的向我解释着说:「因为你写了在恶魔卡上,
                        所以是一定要玩完所有对像才可以停的唷。」蜜儿理所当然的向我解释。
                          「所有对像?」
                          「对唷,就是在维多利亚公园逛的所有女生。」恶魔女点点头说。
                         
                          「那...有多少?」我已经玩了不少啰?
                          「从10月1日的午夜12点开始计算,合共有四十二万零八千位女性经
                        过维园,当中有二十二万三千是五十岁以上的长者。」蜜儿按着电算机说。
                          「四十二万零八千...?」
                          「对,接下来的日子你将要不眠不休的把她们全部非礼才算是完成,而因
                        为其中有十一万是游客,三天内就会离开香港,所以你必须到她们居住的国家
                        继续享用今次的礼物...嗯∼单单是中国就已经有天津、福建、北京、上海
                        、黑龙江、湖北、云南、江苏、重庆等43个城市,而其余国家分别有越南、
                        印度、美国、法国、巴勒斯、坦新畿内亚、埃及等67个国家,哗∼连埃塞俄
                        比亚也有哩,香港真不愧是国际大都会。」蜜儿一口气说出名单。
                          「等...等等...我还要上班的呀,哪有这幺多时间还游世界,再加
                        上游费是你们负责的吗?」我呛着说。
                          「今次的礼物只是恶魔卡,当然不包括旅费了,不过你大可以放心,撒旦
                        大王是非常体贴的,手持镰刀的地狱使者会在今晚替你向你认识的100位家
                        人及同事朋友收集旅费,全个行程大约是港币一亿圆左右,大家均分还只不过
                        是每人一百万吧?当然我们会向各人仔细说明钱的用途是为了让你达成今次如
                        此有意义的壮举,所有费用实报实销,不会从中拿走一分一毫。」
                          喂...我想大家宁可科款买兇杀死我...
                          我哭丧着脸说:「可不可以不去∼」
                          蜜儿摇一摇头:「当然不可以啰,是你和恶魔卡签定的合约哦。」
                          恶魔卡?对了,一切都是恶魔卡!

                          「只不过是张纸卡嘛∼」我二话不说,立刻从口袋拿出这白癡的卡片撕个
                        粉碎:「哈哈∼这样就没有恶魔卡了啦∼」
                          蜜儿又是摇一摇头:「没有用的啊,即使恶魔卡没有了,但合签还是生效
                        的,只不过没有了非礼卡,你就要徒手进行非礼,难度就高得多了。」
                          徒...徒手?我会被当场打死的啦。
                          「好啦∼牛头、马面,接下来10年就麻烦你们跟这位幸运儿一起走了∼」
                        蜜儿挥一挥手,我的面前立刻出现两位凶神恶煞的半人半兽,牠们面目狰狞不
                        在话下,而且浑身更发出阵阵中人欲呕的恶臭。
                          妳不是外国恶魔吗?怎幺会有牛头马面?
                          「他们就是陪你一起完成的使者,接下来一段日子将会贴身陪伴你,寸步
                        不离。」
                          两只半人兽用又尖又粗的长茅刺我屁股,以极兇悍的态度说:「快走呀!
                        老子没太多时间!!」
                         
                          这个...签约时派美女来,之后又换上大汉,怎幺你们会这样像那些援
                        交店的经营方法?
                          「要提你一下的是,如果一天内非礼不到100个女生的最少限度,牛头
                        马面就会向你施以狱火焚身来作提示...」
                          接下来蜜儿滔滔不绝的说出各种行程间会遇到的条款,我一条都听不进去
                        。
                          因为无论说什幺,反正,都是地狱就是了。
                         
                          我老早说过,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上集谁回应羡慕的,我跟你换
                        ...
                          ................................
                          「呀呀∼真是太顺利了∼∼人类本来就是这样贪心的生物,真是一点难度
                        都没有啦∼」
                          完成首个任务后,我心情大好,悠闲地躺在软绵绵的草坪上休息。
                          「蜜儿!妳真是在干这种勾当?」就在我懒洋洋地休息的时候,正面突然
                        传来一把带点愤怒的声线。
                          仰头一望,面前的是一个全身赤裸,头上浮着金黄光圈,背后长着雪白羽
                        毛翅膀的天使。
                          「甜儿姐姐...」
                          恶魔岛的使者-非礼卡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52sspp.com